Archive for “六月, 2010”

新茶上架:江南好茶

Posted by: zhuyi on 六月 25th, 2010

toh

山水灵秀之地有好茶!

这次介绍的茶来自位于浙江临安的山地,这里属于亚热带的气候,有着营养丰富的土壤,充足的阳光,年降水量1480毫米。 成立于1992年的有机茶园,茶园占地80公顷,年产量300吨。

茶园有多位超过30年经验茶叶专家悉心种植,有机栽培要求不得使用农药和化肥,所以茶园需要维持好的生态环境,每年春、夏、秋三次收成期,收获以后用传统制法加工,如果是加味茶则全部采用天然香料,最后才能成为达到你手里的一杯清茗。

不过这里的茶多数出口国外,获得USDA / Ecocert / NOP多项有机认证,还有Max Havelaar / Flocert公平贸易认证。

有10个袋泡茶品种,茶包设计很平淡,没有用到奢华的丝质、也没有类似三角包的噱头,仅仅是采用无化学漂白的茶包(茶褐色),舍去不必要的订书钉,绳子、标签以及茶包外包装全部采用循环再生材料制造。

我每种都品尝下来,一些品种的口感让我感到很新奇。如果你坐办公室工作嫌泡茶麻烦,不妨选择。不过我推荐更多的是两种散茶,有机草莓绿茶和有机伯爵,香味很强,不过可以放心,全部是天然香料的气味,草莓绿茶清新活泼,伯爵茶镇定优雅。特别是伯爵茶,因为做印度茶的缘故,品尝过好几种茶庄的伯爵茶,而现在这个伯爵的佛手柑香味是最美妙的。等空下来,我也会在blog里教大家用伯爵茶做更有趣的饮料。

总页面在这里,我再列一个表:

两种整叶茶

如果你一次购买4盒,请移步这里有优惠!自己吃或送人都很合适。^^

有机茶园,种植不易,灵秀之地出好茶,善饮之,多多珍惜之!


便携咖啡机mypressi第一印象

Posted by: zhuyi on 六月 23rd, 2010

更新购买链接在这里,评测和使用技巧文章,我很快会发布。欢迎各位和我们一起分享做咖啡的乐趣!

mypressi是一个便携的意式浓缩咖啡机,可能你无法想象它有多牛,甚至无法想像它有多么的革命意义,自去年这个小家伙发布以后,我其实并没有想到过会自己买一台用。;-)

mypressi最巧妙的就是利用了通用的气弹来产生压力,气弹释放的高压气体存储在手柄里,可以多次释放用于萃取咖啡,而且是可以产生标准的9个bar的压力,如此一来不需要意式咖啡机复杂的锅炉系统,也可以做出真正的带crema的espresso。整个过程不插电,超简单、易清洗。气弹是很多西餐厅、咖啡店用于打发奶油的必备耗材,网络上和酒店用品批发区都很容易买到,价格也不贵。

这个设计,对很多其他萃取浓缩咖啡的产品例如handespresso来说,绝对是完胜!

想想看,出门在外,随身带一个咖啡机,随时随地做浓缩咖啡,实在是太酷了!

先贴两张图,一个视频,如果你感兴趣,可以到我buzz跟贴继续讨论!

mypressi01
整机外盒

mypressi02
所有部件,做工一级棒,手柄金属件一次成型

嗯,贴一个官网的视频


盗茶人的故事

Posted by: zhuyi on 六月 11th, 2010

根据一般的说法,19世纪开始,人类的自然科学逐渐成形,通讯和交通的日益发达,这也使得地球上各大陆板块间的不同文明的人群开始剧烈碰撞。

这里要说的就是中国茶的故事,茶树是中国特有的,几乎和汉字历史一样久远,直到19世纪,中国对茶树的垄断才被终结,这个过程看起来很神秘,似乎除了中国以外,一夜之间中国的邻居印度、甚至远到非洲的肯尼亚都开始种植茶树。

Fortune02先得从一个叫Robert Fortune的苏格兰人说起,他自小学习园艺,非常优秀,1842年担任了伦敦西部Chiswick区园艺协会温室部门的负责人,稍后又获得协会批准去中国收集植物样本。1843年7月6日Robert Fortune经过4个月航行来到香港。他在中国北部地区游历了3年,遭遇过暴徒袭击、遭遇过黄海的暴风、遭遇过长江上的江洋大盗,他侥幸逃脱。这名苏格兰人有惊人的适应能力,他精通中文,剃了头,留了辫子,穿中式服装。别人只当他是偏远地区来的中国人。

Robert Fortune差不多采集了120种植物样本回英国,他写了本书描述这段经历,这本书的结果是,他接受了英国东印度公司的任务—-收集最好的茶树。因为,即使1842年清朝在鸦片战争中失败,茶树的秘密仍然掌握在中国手里。1848年6月20日,Robert Fortune再次从英国出发,8月14到达香港。

搜集茶树苗的任务不难,难的是如何把茶树苗活着运出中国,这是一个技术问题。同时期另一个发现帮助了他,同是英国人的Ward博士在1829年发现了华德箱的原理(Wardian case)。在密闭的玻璃容器里生长的植物可能长时间存活,这个方法被用来转移“活”的植物。

Wardian_cases

整个过程是这样:土壤里的水自然蒸发而后又回流到土壤再供给植物,而植物透过玻璃仍然可以获得阳光自然呼吸,当这样的微循环建立起来,密闭玻璃容器中的植物就像时间停止了一样,生长异常缓慢,但不会死。

是不是很酷,你也想做个华德箱玩玩?;-) Robert Fortune采用这种方法将收集来的茶树苗小心翼翼放进特制的玻璃容器,然后从上海运输到印度阿萨姆(Assam),数量多达20000株!今天阿萨姆已经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茶叶产区之一。Robert Fortune之后又写了另一本书—-A journey to the tea countries of China,这本书可以从google books里找到

bt

故事到此结束了。想到近200年前茶树被盗运海外,中国茶的垄断地位遭到打破,作为现代中国人仍是不免有些遗憾,但历史总归是有它的偶然和必然,在这个问题上,我比较认同Sarah Rose的观点,Sarah Rose写了一本关于茶树如何从中国被“偷”到英国的书,她认为,Robert Fortune不会认为他自己是个茶树的盗贼,他更自视为中国通或者园艺师,在他眼里,植物属于每一个人

最后再提一下Ward博士的华德箱,除了茶树以外:
   – 中国的香蕉被带到斐济种植,不要意外很多国外的香蕉品种都是源自中国的;
   – 巴西Para的橡胶树被运送到英国kew植物园,然后再移植到马来西亚和斯里兰卡的英国殖民地,作为橡胶种植重地,有效的支援了二战时期盟军;
   – 金鸡纳树(从中提炼出奎宁,抗疟疾特效药)同样从南美运送到英国kew植物园,然后再被移植到印度加尔各答造就奎宁产业,直至奎宁可以人工合成。

有些事情看起来,微不足道,就类似于植物被密闭在玻璃瓶子从地球上一点转移到另一点,但最终结果却是在改变世界。


盗茶者的故事--引子

Posted by: zhuyi on 六月 3rd, 2010

红茶的由来,有人说是老外带在船上的绿茶到达目的地后,因为时间漫长而发酵成了红茶。这个绝对是无稽之谈。

红茶的发酵时间从揉捻开始算,大多是2-3个小时,对温度和湿度条件也有控制,然后再慢慢焙干。这个过程是难以偶然为之的。

卖茶、喝茶,慢慢通过互联网研究红茶,然后留意一个可以说是影响到世界茶叶格局的人—-Robert Fortune。

最惊人的是,我可以从wikipedia轻易查到这个人的生平著作,然后在google的网上图书馆找到Robert Fortune的1852年著作的扫描版!

打开书的封面看到Robert Fortune写的前言就好像跨越了百多年的时光,在我面前说话,那种感觉真的是非常非常感动!

嗯,更多故事,回头再写,今天先扔一个引子。

bt


  • Page 1 of 2
  • 1
  • 2
  • >


订 阅







Attention: This is the end of the usable page!
The images below are preloaded standbys only.
This is helpful to those with slower Internet conne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