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09”

VALRHONA 8款Grand Crus产品到货

Posted by: zhuyi on 九月 28th, 2009

这些巧克力旅行了大半个地球,从各个原产地种植园的可可豆运输到法国加工成巧克力,再装进精美包装送到中国,实在是个不容易的过程。

除了商业流程上的繁琐,品牌知名度也是一个大问题。很多人熟知现在超市里的巧克力品牌,但是对世界上的顶级品牌却没有概念,所以我准备未来更多为大家介绍一些顶级巧克力的牌子,除了我们这里已经上架的法国的VALRHONA,也会提到意大利的AMEDEI、法国Michel Cluizel等等。

言归正传,如果你要在此次8款巧克力当中做出选择,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必须这篇文章里给你一些建议。

首先要说明的是巧克力的可可含量百分比,并不是百分比越高越好,两者并非绝对正比关系我宁可把巧克力看作一个配方的结果,要有好的可可豆、要有好的配方(例如牛乳、香草),然后才有好的口味。所以,千万不要看到阿比纳(Abinao)85%的可可含量就作为必定选择。

嗯,巧克力此方面和咖啡很不一样,意式咖啡才有拼配的概念,才会谈及配方,然而更多的原产地咖啡豆单饮亦可。

其次,在品尝巧克力的时候,先看巧克力的光泽(应该是有光泽,而且比较光滑感),嗅一下气味,努力记忆其中的干香气,最后再作品尝,细细品味每款巧克力特有的芬芳滋味。

我们附赠了巧克力鉴赏图英文好的同学现在就可以作为参考。接下来几天我会撰文描述如何使用这个图片。另外附送的巧克力是厄瓜多尔的35%牛奶巧克力豆,非常顺滑柔和,不妨做杯热巧克力试试。;-)


附送的巧克力鉴赏图请好好保存,我们今后还会用到

你还可以阅读:

  • NapCafe铺子:8款顶级产地巧克力
  • 法芙娜辉煌VALRHONA ECLAT——蘸蘸自喜
  • 留言板:Chocolate with a Japanese Touch
  • 法芙娜VALRHONA介绍

  • 来杯热巧克力

    Posted by: zhuyi on 九月 24th, 2009

    古代阿兹特克人发现了可可树,据说其国王每天要喝30杯,请看下面这张图,图片来自墨西哥,是两位印第安酋长在喝巧克力。

    据考证,当时的玛雅人喝的巧克力里面还要添加香草、蜂蜜、甚至辣椒(有点匪夷所思啊),不过有一点很重要,玛雅人喝巧克力是不加奶的,只是混合在水里。把巧克力融化在煮沸的牛奶里这是瑞士人的发明。

    注意,最早的巧克力真的是用“喝”的,要知道,这可是世界三大“饮料”之一啊!其余两者是咖啡和茶。

    我们现在越来越多会把固体的巧克力拿在手里咬来吃,“喝”巧克力的方式慢慢淡出主流,但在甜品店还可以吃到。

    实际上,如果要把巧克力做成饮品会有非常丰富的做法,个人感觉,比溶掉巧克力倒在模具里的所谓手工巧克力要有趣得多。今后容我慢慢为大家介绍。

    再多提一个问题,知道热可可和热巧克力有什么差别吗?这个问题相信很多人还是很混淆的,甚至一些甜点店的制作者自己也没搞明白。

    热可可和热巧克力当然是完全不一样的,热可可是用可可粉融化在牛奶里,而热巧克力则是用巧克力条融化在牛奶里。

    虽然可可粉和巧克力条都是可可豆的制成品,但是两者最重要差别就是可可油脂的含量了。可可粉一般是脱脂的,也有可能含少量的可可脂10%-12%左右,而优质的巧克力条则应该是富含可可脂,可可脂会高达22%以上。所以,热巧克力视觉上就会有更浓稠的感觉,口感更厚实、风味更悠长。

    嗯,晚上用新到的法芙娜厄瓜多尔牛奶巧克力做了两杯热巧克力,然后抹了一点新鲜奶油,再撒些许可可粉,和丢帕一人一杯,有点甜腻,但是很满足。;-) 天气转凉,我们会给大家介绍更多的热巧克力做法,甚至和咖啡混合的做法。

    你还可以阅读:


    来自苏格兰的姜味Shortbread

    Posted by: zhuyi on 九月 22nd, 2009

    朋友回国来访,带来一盒饼干,说是姜饼,装在盘里大家一起吃。

    发现这貌似曲奇的小饼味道相当好,口感酥脆自不必待言,其姜味很有特色,是来自小饼当中混合的细小软糖颗粒,比起面粉里混合姜粉,这样做会令姜味更浓郁。

    不由得拿过包装纸盒细细端详,原来是来自苏格兰的一款Shortbread(黄油饼干啦),特别标明是来自苏格兰的首府爱丁堡(EDINBURGH)。Shortbread这种饼干和苏格兰是最有渊源的,甚至很多人认为就是苏格兰人发明的。

    Shortbread和英国人所说的Scone(司康饼)是很类似的一种东西,但是Shortbread的黄油用得多些,感觉更酥,不过这也许不是其本意,最传统的Shortbread是用燕麦来做主料,而不是面粉。

    盒子上印了几个大大的“Handmade”也是非常的打眼,查了一下这家饼店网站,他们是特别说明自己是全手工制作,只重视质量,而不在乎能做多少数量。

    我还是很迷信手工的,据说某些大厨在电动厨具高度发达的现代厨房里,依然坚持手工揉面,因为手心的温度会对面团发酵更有帮助。当然Shortbread的面团是不用发酵的,这只是一个例子,用科学来解释是没有必要的,手工制作更多的是需要信念,对完美口感近乎苛刻的追求。

    很巧的是,当天另外的朋友过来又送了一包姜粉,说是用来做姜饼的准备。翻翻日历,离圣诞节还有两个多月呢。;-)


    法芙娜辉煌VALRHONA ECLAT——蘸蘸自喜

    Posted by: zhuyi on 九月 18th, 2009

    我们的朋友Ben同学上周从以色列回来,他兴奋地说以色列人喝咖啡的时候会用一支巧克力棒搅一搅再喝,甚至,还会用巧克力蘸着咖啡嚼来吃。

    很巧,我们正好拿到法芙娜VALRHONA的黑巧克力棒!也正是这样一种吃法,按法芙娜说法就是要满足咖啡、巧克力双料狂热者。

    这个巧克力棒看起来非常讨人喜欢,包装是法芙娜一贯的华贵风格,黑底香槟色的字,正如这个产品的法文名称是ECLAT,意即辉煌、荣耀。撕开包装纸,巧克力呈三面三角立体造型,这样非常方便你从任何一个方向捏住巧克力棒。

    不过,必须提醒你,这枚黑巧克力棒的可可含量高达61%,捏在手里过长时间就会融化,到最后你的一杯咖啡会变成“吮指咖啡”。;-)

    另外,可能因为是作为咖啡等饮品的调味用,所以并没有特别标明可可产地,即非Grand Cru的系列产品,不过,法芙娜对可可豆的严格筛选使巧克力棒依然维持高品质,口感浓苦而微甜,入口即化。

    如果以滤泡方式制作160ml左右的咖啡,用这样一支巧克力棒足够品尝到独特的巧克力香味。浓缩咖啡Espresso更不必说。我会想象,如果把EMMI的奶油球、La Perruche鹦鹉糖加上这个巧克力棒一起用于一杯黑咖啡会是怎样一个情景?这个梦幻组合足以打造一杯顶级摩卡,绝对的!^^

    当然,你也可以尝试蘸着咖啡吃,就像我之前有写“La Perruche鹦鹉糖,蘸来吃”,顶级食材的美味即使没有过多的操作也是可以显山露水的,丢帕在做提拉米苏的时候就会用手指蘸着葛尔巴尼的马斯卡朋芝士偷吃,蘸蘸自喜别有滋味,蘸也是一种吃法,按自己喜欢的方式来吃就好。

    最后仍然是要对Ben同学说,既然你希望有电影一般大场面的人生,那么周游世界的时候带个相机拍两张照片不费多少事吧? ;-)

    购买链接

    参考阅读

  • 来杯热巧克力
  • NapCafe铺子:8款顶级产地巧克力
  • VALRHONA 8款Grand Crus产品到货
  • 法芙娜辉煌VALRHONA ECLAT——蘸蘸自喜
  • 法芙娜VALRHONA巧克力之 花见
  • 法国顶级巧克力的盛宴——法芙娜VALRHONA新品秀
  • 好东西怎么能不贴图




    订 阅







    Attention: This is the end of the usable page!
    The images below are preloaded standbys only.
    This is helpful to those with slower Internet connections.